主页 > 今日热点 >网络协作的「反送中」情感动员

网络协作的「反送中」情感动员

或许大家可以先回想一下,雨伞运动时,最触动情感的什幺事?后来所谓「无力感」,又是源于什幺?

抗争之讨论,常聚焦于策略、诉求、公众观感,运动无即时成果,这些都成为过眼云烟。最令人情感受伤,痛楚久久不能磨灭的事件,也许不是放催泪弹,而是父母子女两代之间的争吵、割蓆,亲爱的人变得陌生,才是最痛、伤害最深的事。

所以,反送中运动,舔共网媒出动「阿仔批斗父母」的宣传攻势,是绝世贱招,因为最能触动情感,亦最具破坏性;这些建制网媒,鼓动世代批斗,只求造成大杀伤力的痛楚,不择手段,务求製造两败俱伤的后果,两代人俱心灵受创,从而污蔑整场运动。

至于前阵子的「无力感」,又是对什幺无力?与其说是撼不动体制之无力,我所观察,更多的无力感,来自同路人内讧,手足兄弟互骂,大家不只各持己见,更尽用尖酸刻薄言语,亲者痛仇者快,看不到出路,此乃无力感重要一部分。

反送中运动至今,抗争者内讧之损耗并未算大,正如李立峯在Brew Note沙龙中的分析,几年来的内讧已慢慢平息,抗议者中早已建立了「和解」的共识,以至反送中运动裏「不割蓆不谴责不笃灰」的「和解」在「冇大台」环境下,受各方接受;另一方面,参与运动的人趋向年轻,他们没有往日勇武派与和理非的芥蒂,使「各自爬山」成为可能。

李立峯在沙龙中介绍大家读一本书:《The Success of Open Source》,「开放源码」的合作方式,正是网络兴起后出现的一种新合作可能,来自五湖四海的人能以几乎零成本的状态下,聚首一堂,商讨合作。这种合作,群龙无首、冇大台,每个人贡献自己所长,自己找寻适当的位置,不问回报,竟然成功,现在已成为软件设计世界的支柱。

网络协作的「反送中」情感动员

Open Source的经验及利弊,正好可以用来审视反送中运动「冇大台」的运作方式。

粗略读完《The Success of Open Source》(李立峯说得对,这本书不易消化,以下所谈多属个人联想,与此书关係不大),想集中一谈这种「冇大台」的协作方式,有很大的「情感动员」能力,可以解释为何反送中运动参与者看来异常投人,力量不断滚动,但另一方面,强烈的参与感也掀动情感,令人不容易放下。

往日的社运,例如五年前「佔领中环」或及后的雨伞运动,有大台,代表有少数团体集中商讨行动与决策,亦为其负责。广大参与者,其实只是听从大台号召,大部分只在有活动举行时亲身参与,投入感是有,但不会说很大。

然而,今次反送中运动,主要在网络商议及动员,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包括从零开始,提出意见、商讨、组织到实行;这同时是一个学习过程,同路人一起解难,改良、检讨、进步,每个人贡献自己专长,而非被指派任务,故更加投入,更易感到我「拥有」这次运动;再加上协作中体现集体智慧,群体有强劲生命力,既能够自我修正,交流又好玩有趣、言谈有幽默感,陌路人亦慢慢培养手足情。这种参与感和投入感,自然比雨伞运动强烈。

有「大台」的运动,参与感是外在驱使的,内心共鸣可能因外力渐弱而相应丢淡;网络协作的情感投入,是从参与、付出、商讨、一点一滴累积,从内在驱动,故力量强大,很多人会深深自觉,自己不单是参与者,更是运动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甚至已成为生命的一部分。

这种情感动员,同样没有领袖,没有人规划出来,是网络中长期协作互动下之产物,林郑月娥政府则提供了诱因,拖泥带水,麻木不仁,延长了协作的投入、鼓动参与者的怒气,亦令不少人感到无奈失落。

《The Success of Open Source》这本书说,「开源」的合作模式并非万试万灵,若没有良好的管理架构,这模式製造问题的速度,会远远超过解决问题的速度。

网络协作的情感动员力强,看来是运动至今仍然活跃的主因,自我组织的能量不会就此衰竭,正在等待下一波的爆发。此时此刻,我们也要正视这种情感动员的unintended consequence,一个无人预料到的后果,就是情感强,投入度高,当事情不如意,感情上难以接受,不能放下,有人会出现情绪波动,深受困扰。

解铃还需繫铃人,全城正在等待林郑月娥政府的反应,掌权的人不去解决问题,也许网络力量要发挥其生命力,想办法去解决。网民们最少可以做,是减少悲情,事实是,逃犯条例已暂缓,算是小胜或付出很大代价的惨胜;这一役也不是「最后一战」,朋友,命运战车才刚开动,留住有用之驱,与我们深爱的香港共存亡。

相关文章︰林郑月娥超额实现竞选承诺 香港人抗争 We Connect活学活用《论暴政》抵抗强权的7个心法港府失民心的代罪羔羊︰通识科及外国势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