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今日热点 >520新政府环境政策总体检(一):台湾远洋渔业能摆脱「黄牌」

520新政府环境政策总体检(一):台湾远洋渔业能摆脱「黄牌」

因为远洋渔业长期管理不力,2015年10月欧盟发给台湾「黄牌」,这个危机,也成为台湾挽回渔业、去除恶名的契机。至今黄牌仍未解除,但可看到台湾政府积极沟通改善,法规已到位,有待执法面也尽快跟上。

全球媒体近年纷纷关注「血汗海鲜」,远洋渔业的弊病被摊在阳光下检视,捕捞大国包括泰国、韩国,相继走上变革之路。台湾若也能随着这一波浪潮改变,更符合公平劳动权益、也让海洋永续,产业才有明天。

「远洋渔业三法」上路:两大问题

远洋渔业三法修正于今年1月20日生效,调高了违法捕鱼、洗渔罚责与刑责。检视子法却可发现,还有两大主要问题必须尽快改善,船队资讯管理仍有漏洞,对于外籍渔工权益保障仍然不足。

渔船资讯透明度:没有进展

渔船资讯透明,才能强化管理,监督渔船捕捞更为谨慎。相较欧盟作法,其船队资讯是将所有核准渔船表列,整合在同一平台;台湾的船队资料分散,甚至中文版系统才有中文船名、英文版系统才有英文船名,中、英文版船只数字更出现落差。

渔业署近期一大进展,是成立24小时渔船监控中心,掌握即时的船位资讯。不过,目前系统尚未整合港口检查与观察员资讯。资讯整合的重要性在于交叉比对,当主管机关掌握渔船作业位置、渔船透过电子渔获系统上报,仍需藉由港口检查与观察员资料,才能确认渔船是否据实申报,或是否有非法渔业嫌疑。渔业署承诺,今年六月完成两项资讯整合,后续需要关注。

520新政府环境政策总体检(一):台湾远洋渔业能摆脱「黄牌」

「海上转载」一直是国际公认生非法渔业的一大漏洞。绿色和平认为,若无法有效管理,就应先禁止,避免海上转载成为种种非法行为之漏洞。依据台湾法规,合法的海上转载须事先申报,但现状是,稽查、辨识非法、查缉的机制仍不明确。

防堵海上转载漏洞,是全球普遍关注的议题。台湾小船较多,情形尤其特殊。渔业署表示,会在一年内达到区域性渔业管理组织(RFMOs)要求的5%观察员覆盖率,是否落实还需观察。

520新政府环境政策总体检(一):台湾远洋渔业能摆脱「黄牌」

其实,5%覆盖率仍然太少,绿色和平主张,20%是较佳目标。但最终,唯有确保观察员的安全,才可能获得中立、客观的资讯。确保海上转载不是非法渔业的温床,还有长路。

资讯公开,有待改进

绿色和平观察到,台湾政府的心态与管理态度,有时落入只是对外(欧盟、国际)负责与交代。其实,船队资讯透明(与最基本的中文化),对于产业发展、公民参与、业界自我管理,都有助益。

随着远洋渔业罚则加重,可以看到部分业界也有共识认为,对非法者依法开罚,对产业整体有益。当资讯妥善公开,渔船自身是否也能成为监督机制的一部分?当有疑似非法行径,渔船也可及时通报。资讯公开并不只对公民团体监督有利,业界与渔船也可能有互相监督之效。

近来,渔业署对公民团体资讯分享虽有改善,但在实作细节上,仍然偏单向。以渔船监控中心记者会为例,虽看得出政府管理远洋渔业之企图心,但记者会的形式其实难以收集、记录问题与建议。

然而问题不难解决。如改以说明会形式,则可有正式纪录,收集优劣意见。当现场都已邀请到学者专家、公民团体,只要改善公开与交流的方式,即可有效扩大参与。

「境外僱用」之弊:劳动部不应置身事外

境外僱用渔工以渔业署为管理单位,这个弊病早被多次提出。渔业署缺少专业与能力;涉外沟通时,境内僱用循劳动部、境外僱用循渔业署,两者位阶与执行都有落差。更重要的是,非法渔业与渔工剥削,常常有一就有二,主因在于问题源头都在于降低成本。劳动部不应置身事外。

520新政府环境政策总体检(一):台湾远洋渔业能摆脱「黄牌」

依据新法规定,休息时间不得低于10小时,符合国际海事组织(IMO)规範。但在其他部分,仍有落差。应符合国际劳工组织的规範,提供劳动条件的保障。

新法其中一个让人疑惑的规定,就是规定船队、船东应设立申诉管道,供渔工使用。这个规定的不合理在于,当有冲突发生,船东与劳工立场多半可能对立,现行规定难以确保渔工申诉顺利,或受公平处置。申诉的机制,应以渔工公会或自治会较佳。

海岛台湾,渔业要往哪里走

去年移民署举办「防治人口贩运国际工作坊」,美国国务院代表、国际学者专家都指出,改善外籍渔工权益与管理,只有政府并不足够,必须各方投入。远洋渔业管理本不容易,应纳入各方专业意见与资源,包括公民团体、国际组织,才能避免外籍渔工人权受到剥削。

远洋渔业条例上路,还有许多问题待改善,但最终,新法仍着重末端管理,目的是遏止非法渔业。

520新政府环境政策总体检(一):台湾远洋渔业能摆脱「黄牌」

许多迹象都显示,这个台湾的重要产业,仰赖不断减少的渔业资源。资源的普查与评估,过往多靠区域性渔业管理组织,然而如为永续海洋资源,台湾应主动积极建置基础资料的资料库,这也是台湾渔业转型的资本。

渔业与海岛子民切身相关,不管未来主管的机关是海洋委员会,或是海洋部,都必须兼管利用与保育,在同一个大伞下,不能分开。有对的政府部门与架构,才能有效整合利用与资源保护。台湾是海洋国家,对海洋永续深有责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