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环球独家 >超越焦虑焕发香港正能量

超越焦虑焕发香港正能量

超越焦虑焕发香港正能量

这一年以来,「香港沦陷了」、「香港已死」、「香港的焦虑」等负面情绪与论调,像流感一样时不时在社会上散播传染,成为媒体炒作渲染的话题,好像香港的末日已到。这样的论调其实并不陌生,早在十七年前的香港回归之前,也是充满这样的论调。当时香港媒体的关键词就是“香港大限”,就是说九七回归之后,香港就会死亡。美国着名的杂誌《财富》Fortune就用“香港之死”作为封面故事,描绘一旦英国人在香港撤退之后,香港就会没有任何自由,民主派等反对力量就会全部被关押起来,香港就会一池死水,陷入死亡状态。

十七年后看这些言论,就会发现这是一场荒谬剧,也是一场「内应外合」、自己吓自己的闹剧。但今天的香港,又要再玩一次这样的游戏。

对绝大部分的香港人来说,他们早就看穿这样的闹剧。香港并没有沉沦没落,刚好相反,香港是一块福地乐土,拥有在全球和亚洲很多的优势,也提供了一个安全和稳定的社会。

香港没有悲观的理由,更没有自暴自弃的权利,相反,香港需要的是一种超越焦虑、超越党争、超越悲观、怨愤的正向思维,以充满正能量的精神状态面对现实的纷争与困难,以更充足的信心走向未来。

香港今天的焦虑,不少是来自政治人物和某些媒体的夸大与扭曲的论述,以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们认为香港只要不能实现它们所提出的游戏规则,就说这是香港沦陷的开始。他们认为香港的民主,只有他们自己的一个版本才是唯一的正确,而这样的心态和行为模式,恰恰是现代民主社会所忌讳的独断,以我为尊,而缺乏大家协商,寻求共识的民主风範。

相对与欧洲的经济危机和萧条,香港依然是一个动力澎湃的经济体,在过去十年,香港的经济一直有较快的增长,大约保持在4%的水平,胜过台湾和亚洲很多国家;与英国、新西兰等国家相比,香港的增长势头更加明显。

在四大支柱产业中,金融业以其完善的体制,依然保持着龙头地位,一直是全球新股上市集资的主要市场。近年,香港的人民币、资产管理业务发展迅速,而且不乏扩展空间。也就是说,香港在回归后的十七年,经济上比殖民时期飞跃进步了多少。在GDP人均所得上,其实都胜过了原来的宗主国英国。

而这都是和香港与大陆的经济互补,息息相关。香港已成为全球最大的人民币离岸市场,今年2月,香港人民币的存款总额达到了11280亿元。随着「沪港通」的推出,内地与香港又迈出了资本市场互换的重要一步在物流方面,香港凭着完善的陆上交通网络、集体运输系统、港口设相当的优势,不断开发新的增值服务。

当然,香港要有面对社会矛盾与经济矛盾的能力,在财富的再分配上,要解决底层福利的问题。香港其实长期以来都重视分配的问题。香港起码有40%的人口,是住在政府的公屋,而香港的基础教育,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三年级,都是免费教育,而公共医疗,急诊的收费,只是一百块港元,比起美国拥有更好的医疗福利。当然。香港不能以现在的成就而自满,要解决医疗系统资金所长期面对的压力,也要解决对慢性病患者排队太久的困难,对公屋申请者等待轮候的时间,也要加快解决。

长期以来,香港在没有全面普选的制度下,仍然拥有自由、人权、法治,而这也为2017年推动全民普选,奠下了稳固的基础。这都是港人所共同信守的核心价值。香港有完善的司法制度,保持着高度的司法独立,不受行政干预;香港有高度的自由,如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结社自由、宗教自由等等,也是亚洲地区少有的自由之地;香港有高效廉洁的政府,有破案率最高,治安最好的社会,成为亚洲乃至全球之冠。外地来港的游客,往往惊讶可以半夜走在香港的街头,都没有安全之虞。完备的司法制度,自由的社会环境,加上清正廉明之风,令香港保持着独特的活力与魅力,吸引着外国投资者和四方来客。

但是,这些年指责香港核心价值被侵蚀的声音,时有所闻,好像香港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秋。事实真的是这样吗?香港的媒体、尤其是那些擅于製造危言耸听新闻的媒体,是不是依然在享受着新闻的自由、言论的自由,激进的势力、社会的「愤责」们,不也还在继续享受着自由,大骂共产党、高叫结束专制统治,他们不仅享受着自由,甚至滥用着自由,却又整天高叫自由被侵蚀,理据何在,逻辑何在?

六四烛光晚会,依然年年在维园举行,并闪射点点民主的星火,这能说明甚幺?那就是我们依然享有高度的自由。

香港还有一个可贵的特质,那就是社会的文明程度高,市民有良好的公民意识,大都自律守秩序,就连大型游行、集会也秩序井然,就好像2003年的50万人大游行,没有发生暴力事件发生,连国际媒体也大加讚赏。国际价值理念与中国传统的礼仪廉耻思想交相融合,形成了良好的市民精神与道德风尚,这也是香港文化软实力的体现,这种特质与实力是那些失去价值追求、道德沦丧的地方无法複製与取代的。

香港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国际化大都市,有自由、灵活的市场机制,开放而多元的文化环境,她的国际视野与「中国因素」,构成了独特的变通与创新能力。虽然一百多年来,她面对过种种的挑战,但她的地理位置、地缘优势,又给她带来了种种的机遇,让她得以浴火重生,从一个小渔港发展成「东方之珠」——亚洲的国际都市。她有自强不息、灵活变通的特质,那就是「狮子山下」的拼搏精神,而且在代代延续。

香港一直是时尚与创意文化的重镇,面对中国变革与全球化时代的一体化趋势,求变创新又给香港带来了新的发展方向和动力。据香港贸发局与香港青年协会的青年创业调查显示,过去三年,香港青年的创业意向显着上升,新晋创业者及计划创业者的比例合共为15%,与2011年同样调查比较,高8个百分点。 报告指出,香港青年的创业意向显着上升,与近年创业环境改善有关。首先,全球经济环境稳定,有利营商。第二,近年资讯科技发展迅速,除了造就新的商机外,亦大大减低创业及营商成本,对资源较为紧绌的新晋创业者有非常大的帮助。第三,社会逐渐形成了鼓励创业的风气。这些新晋创业者不仅善于运用资源,灵活变通,更普遍展示出强烈的社会责任,他们创业的动机,除了个人原因和追求财富外,主要是希望为社会带来良好的改变。由此可见,青年一代延续着香港的创业精神,这也是香港经济保持活力的一大源泉。

创新求变的社会,必具备自由和包容的特质,又有打破常规的勇气和气魄。谁说「香港已死」?谁说香港没有希望?香港的活力在民间,香港的希望在年轻一代的身上。

我们生活在一块福地与乐土,享有法治带给我们的公平公义,享有思想与言论的自由,享有社会安靖、平和的环境,却身在福中不知福,整天杯弓蛇影,高叫「狼来了」,被极端的言论所左右,被激进的势力所绑架,产生过渡的焦虑,这是否也是一种不健康的精神状态或心态呢?

香港的毒素是悲观,香港的恶疾是党争,香港的毒瘤是「愤青」,这正是市民要看清楚的事实和症结。香港需要的是正能量,以及不断自我提升的竞争力,而不是无休止的纷争、内耗。我们没有怨愤的理由,更没有自怨自艾、自抱自弃的权利。这不是香港的精神。生活在这个家园的人,没有放弃的权利,只有守护与耕耘的义务。

有幸的是,香港人始终保持着维护个人自由的信心,保持着维护社会公义的道德勇气,保持着追求民主、社会进步的炽热情怀,保持着自我奋进、开拓进取的动力。(杜尔康/超越新闻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