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环球独家 >纽约哈德逊机厂开发案:全民买单的「富豪城中城」?

纽约哈德逊机厂开发案:全民买单的「富豪城中城」?

纽约哈德逊机厂开发案:全民买单的「富豪城中城」? 纽约曼哈顿中城西边的工业运输带,近年突然冒出各式的玻璃帷幕大楼与建筑,其中最受瞩目的还有纽约当前最夯、貌似沙威玛的打卡地标「Vessel」——这些建设都是「哈德逊机厂开发案」的项目。

如果你是几年前来到纽约观光,在时代广场拍完照、看完百老汇音乐剧之后,可能完全不会想往西走几个街区到「哈德逊机厂」一带——这里原本是用来停放列车车厢的铁路机厂与工业用地;但是在2012年之后,曼哈顿中城西边这个不起眼的工业运输带,突然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一根根水晶丛一样的玻璃帷幕大楼。

有人称之为「超人用冰晶盖成的孤独堡垒」,有人比拟为《绿野仙蹤》里奥兹大帝的「翡翠城」。这座新的水晶城,就是「哈德逊机厂开发案」(或称「哈德逊城市广场」,Hudson Yards)——曼哈顿住商娱乐混用的最新巨型都市重划案。


哈德逊开发案本身就是个工程奇观。园区的主要用地,是在原有的铁道机厂之上,再另行搭建钢骨结构的高架平台;平台之下的机厂则将继续服务大纽约地区的铁路系统。哈德逊号称是美国有史以来,佔地规模最大的複合式私人房地产开发案。纽约上一回大规模的複合式开发案,已经是1930年代建成的洛克菲勒中心,总共佔地22亩;而哈德逊两期完工后预计佔地28亩,将成为一座名符其实的「城中之城」。

纽约哈德逊机厂开发案:全民买单的「富豪城中城」? 哈德逊号称是美国有史以来,佔地规模最大的複合式私人房地产开发案,而这里原本是用来停放列车车厢的铁路机厂与工业用地。

纽约哈德逊机厂开发案:全民买单的「富豪城中城」? 哈德逊两期完工后预计佔地28亩,将成为一座名符其实的「城中之城」。图为哈德逊第一期计画施工时的资料照片。

开发案分为两期:东侧第一期计画共有16栋建物,包含商办大楼、购物商场、豪华酒店、高档住宅、表演艺术中心以及公共空间;西侧第二期计画尚未动工,预定将再增建更多的住宅、办公空间以及一间学校。从已完工的第一期广场往西望去,仍可以看到西侧露天的铁道机厂。

走在这座城中之城里,很难不被周遭未来感十足的建筑奇景给震慑。哈德逊开发案的公共区域自今年3月起已经开放,游客可以从园区南边、位于雀尔喜肉品包装区的热门景点「高线公园」(The High Line)进入,再一路向北步行、无缝接轨到「哈德逊城市广场」。

在哈德逊城市广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高楼丛林之间,一座屋顶顶盖可以滑动伸缩的视觉与表演艺术中心「The Shed」(开发案中唯一个公有建物)。The Shed看似软垫一般的金属外观,以及支撑滑动顶盖的巨型滑轮本身就是建筑工程奇观。

紧接着是当前纽约最夯的拍照打卡景点「Vessel」,一座由英国建筑师赫斯维克(Thomas Heatherwick)设计、154个楼梯交织成蜂窝状的巨型「公共雕塑」。其周遭的玻璃丛林大楼也各有特色:与 The Shed 接壤的圆柱状住宅大楼「15 Hudson Yards」,跟购物商场两侧的多重三角切面办公大楼「10 Hudson Yards」、「30 Hudson Yards」形成了强烈对比。

纽约哈德逊机厂开发案:全民买单的「富豪城中城」? 「哈德逊机厂开发案」位于寸土寸金的曼哈顿中城。游客可以从园区南边、位于雀尔喜肉品包装区的热门景点「高线公园」(The High Line)进入,再一路向北步行、无缝接轨到「哈德逊城市广场」。facebook

▌哈德逊开发案的诞生

哈德逊铁道机厂(原称「西城调车场」,West Side Yard)从美国二战前的私铁时期,就是纽约地区两大私铁——纽约中央铁路以及宾州中央铁路——在哈德逊河岸的维修厂与终端车站。1970年代美国私铁一一倒闭之时,西城调车场与其他铁路设施一样收归公有,为纽约大都会运输署(MTA)所有,主要用来存放长岛铁路(Long Island Rail Road)的车辆。

西城调车场在收归公有并重新设计之时,就已预期到这块市区宝地的发展潜力。为了充分利用机厂的「土地上空权」(air rights),也在每轨之间预留了足够的空间,以供往后开发案的高架平台支撑柱所用。

在寸土寸金的纽约,哈德逊机厂的优越位置很难不被相中。重新开发哈德逊的提议,从1980年代就陆续提出,包括建造球场、奥运会场、以及扩建旁边的会议中心,但都未果。这其中当然有许多政治角力(例如球场的提议本来快要过关,但2005年却遭纽约州议员萧佛封杀),但根据美国「区域规划协会」(Regional Plan Association)的报告,最终政客与都市规划者的共识,似乎就是无论建球场或会议中心,在这块市区宝地都是「不尽理想的使用方式」,商业开发才是解决之道。

纽约哈德逊机厂开发案:全民买单的「富豪城中城」? 重新开发哈德逊的提议,从1980年代就陆续提出,但都未果。对政客与都市规划者来说,在这块市区宝地,商业开发才是解决之道。图为哈德逊机厂开发之前的俯瞰图。

位在不断扩张的曼哈顿中城商业区附近,哈德逊这块「无人之地」似乎命中注定要被重新开发。1990年代后,新自由主义主导的全球竞争白热化,纽约为了跟其他全球都市——例如伦敦以及香港——竞争,更积极思考如何获得更多顶级、奢华的商办空间。

2001年911事件摧毁了世贸双子星大楼,同时摧毁了众多的办公空间;同年,亿万富翁彭博(Michael Bloomberg)当选纽约市长,并乘着彼时「商业开发」的声浪,核准了哈德逊开发案。彭博市府于2005年重新区划西城调车场,从低密度工业区区划成高密度综合使用区,正式启动了哈德逊开发案。

选择哈德逊机厂作为开发案,有其聪明之处。1960、70年代左右开始的大型都市更新计画,往往需要拆除社区、迫迁居民。但哈德逊机厂除了停放地铁列车以外,基本上就是无人之地,少了与居民或社运人士角力,似乎更人道、更乾净俐落——把骯髒的铁道覆盖起来盖大楼,看似是最一石二鸟的解决方案了。

纽约哈德逊机厂开发案:全民买单的「富豪城中城」? 2001年911事件摧毁了世贸双子星大楼,同时摧毁了众多的办公空间;同年,亿万富翁彭博(Michael Bloomberg)当选纽约市长,并乘着彼时「商业开发」的声浪,核准了哈德逊开发案。

▌全民买单的富人乐园?

商人出身的彭博市长信奉新自由主义,或许是鑒于纽约1970年代市政的官能不良,彭博认为一座城市不向前发展,就是倒退,并深信私人企业比起政府更有效率、更会盖、更会赚钱,政府所要做的,就是提供私人企业一展长才的机会。

在此逻辑之下,哈德逊开发案的开发模式採取私人包发、私人营运。哈德逊开发案完全由世界上最大的两个房地产开发商——瑞联集团(Related Companies)以及牛津地产(Oxford Properties Group)——主导。

纽约市政府宣称:这是最有效率的开发模式,私人开发商自筹资金,让开发案自己钱滚钱。不过《纽约时报》于今年3月的一篇报导却也指出,根据「新学院」(The New School)的调查分析,纽约市政府前前后后,总共给了哈德逊开发案将近60亿美元(约1,884亿新台币),包含企业减税及其他协助。

其中24亿,花在将7号地铁延伸到哈德逊园区,12亿拿来盖公园以及公共空间,3亿多则是帮开发商付债券利息,而企业减税本身截至2019上半年已经超过10亿。往后开发的地产也可继续享有40%的税额减免。

纽约哈德逊机厂开发案:全民买单的「富豪城中城」? 《纽约时报》指出,纽约市政府前前后后,总共给了哈德逊开发案将近60亿美元(约1,884亿新台币),包含企业减税及其他协助。

虽然瑞联集团的总裁罗斯(Stephen M. Ross)随即在《华尔街日报》的访谈中反击说道,政府给的节税方案不过是「利诱」企业进驻、帮助开发,而且节税方案在瑞联集团雀屏中选、成为开发商之前早就拍定,并不是图利企业。

但他的反击并没有回答到批评者的根本问题:为什幺政府需要花这幺多纳税人的钱,来帮助建造一座「富人乐园」?如果政府可以花24亿专门为哈德逊开发案盖一座地铁站,为什幺不好好维修已经快要瓦解的老旧地铁系统?为什幺企业不自己出钱盖大楼,需要政府花大钱补助?

政府及开发商宣称,这样的开发模式对社会大众的「利益」,不外乎就是透过利诱私人企业进驻,创造就业机会。但有批评者认为,不论企业誓言能创造多少工作,私人企业仍是最终的获利者,就业机会不是企业施予社会的「恩惠」,并不能以此作为挪用公帑的理由。更何况有报导指出,进驻哈德逊开发案的厂商,许多不过是由曼哈顿中城转移过去,真正「创造」出多少就业机会,还有待观察。

纽约哈德逊机厂开发案:全民买单的「富豪城中城」? 新盖的地铁站唯一目的就是服务这座翡翠城,那对于每天需要面对老旧地铁误点、停驶的通勤者呢?图为纽约前市长彭博2013年时出席纽约7号地铁延伸的开通仪式。

哈德逊开发案所引发的核心争议,在于都市政策究竟该为谁服务?虽然开发案因政策要求,有提供4,000多户政府补助的社会住宅,但对于每天为天价房租苦恼的大多数纽约客来说,这应该只是杯水车薪;而新盖的地铁站唯一目的就是服务这座翡翠城,那对于每天需要面对老旧地铁误点、停驶的通勤者呢?

这样的开发模式,显示在新自由主义逻辑运作之下,政府渐渐失去计画能力,将决定城市未来的重责大任交付给盈利企业。以哈德逊开发案为例,纽约市政府基本上已经放弃了由政府主导都市计划。

私人企业主导的城市规划,风险在于把都市政策大幅导向营利取向。瑞联集团更是显然要複製新加坡或杜拜的发展模式,为富人打造新乐园。虽然罗斯称进驻的商家包括「平民选项」的H&M或速食店Shake Shack,但一眼望去,大部分的商家仍不外乎是Cartier、Dior、Fendi、Neiman Marcus等精品;而开发案中的顶级住宅,除了政府要求的补助住宅之外,每户要价都是几百万美元起跳,价格勘比中央公园南侧新兴的「亿万富翁街」。

另一个危险则是:「公共空间」如何被重新定义?虽然市府要求开发案必须有一半是「开放空间」,但「开放空间」的定义到底是什幺?几乎全由开发商决定。

纽约哈德逊机厂开发案:全民买单的「富豪城中城」? 瑞联集团更是显然要複製新加坡或杜拜的发展模式,为富人打造新乐园。图为哈德逊园区商场开幕日的盛况。

▌Vessel:不「公共」的公共艺术

以巨型的阶梯「雕塑」Vessel为例,乍看之下,赫斯维克似乎创造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公共艺术巨作。纵横交织的阶梯组成的蜂窝,不仅让人不禁停下来拍照,不同于一般「请勿攀爬」的公共艺术,Vessel更邀请游客向上攀爬。然而在疯狂拍照、在 Instagram 打卡之后,这座雕塑标示的都会意象又是什幺?

「公共阶梯」本身在纽约已然形成一种特殊的公共空间,走在纽约街头,时常会看到人们休憩于台阶之上,不论是自然而然形成的——例如大都会博物馆、纽约市立图书馆前的台阶,或哥伦比亚大学的「大阶梯」——或者刻意规划、提供观赏都市景观的「观众席」——例如时代广场的红色台阶、高线公园上的阶梯剧场——这些阶梯都提供一种开放式、与城市互动的场域。

但进入Vessel这个「公共阶梯」,事前要预约(或者一早排队)本身就有排他性,而攀爬Vessel的唯一目的不外乎拍照打卡,没有休憩、没有社会互动。有评论者称这个作品不仅是「通往无处的天梯」,更是「自恋的假公共空间」;Vessel正式开放之后,更被揭发所有游客在此拍下的照片,版权属于创作人赫斯维克所有。

需要提前预约、拍照还有版权疑虑的Vessel,还能被称为「公共空间」吗?或许Vessel象徵的,更多是一种与城市整体脱节、一场封闭的体验。

纽约哈德逊机厂开发案:全民买单的「富豪城中城」? 有评论者称这个作品不仅是「通往无处的天梯」,更是「自恋的假公共空间」;Vessel正式开放之后,更被揭发所有游客在此拍下的照片,版权属于创作人赫斯维克所有。

▌亚马逊与哈德逊

另一个与哈德逊开发案同时并进、政府力推的大型开发案,就是原订落脚纽约皇后区长岛市(Long Island City)的「亚马逊第二总部」(Amazon HQ2)。亚马逊在今年2月宣布取消纽约第二总部之前,纽约州政府曾承诺给予30亿美元的各种税赋优惠,也与哈德逊开发案一样受到强烈批评。但为什幺亚马逊明明拿的比哈德逊来得少,却面临截然不同的命运?

这其中牵扯複杂,但其中重要原因,是哈德逊被揭发的60亿虽然更多,但之中包含了众多模糊地带的间接补助(包括兴建地铁与公园等),不是一笔显而易见的鉅款,在今年3月《纽时》揭发之前更鲜为大众所知;更重要的是,亚马逊是以「单一企业进驻」之名收受税金奖励,但哈德逊却是以「都市规划」包装,虽然包藏获利之心,但表面上看上去似乎「名正言顺」。

此外,亚马逊直接受到纽约左派草根运动批评,尤其美国左派政治新星、皇后区的新科联邦众议员欧加修-寇蒂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上任后,更带领皇后区居民与社运人士,抗议亚马逊进驻后会让周边房租、物价水涨船高,排挤当地劳工阶级住民;但哈德逊週遭的劳工社区早已消失,迫迁疑虑较少。

如果哈德逊开发案标示着未来城市的寓言的话,那城市的未来可能会是惨不忍睹的。富人持续往封闭的聚落靠拢,甚至像反乌托邦式电影一样往天际移动,然后让其余年久失修的城市自生自灭。当然这样的想像可能过度夸饰,但哈德逊这座「城中之城」显然已有几分这个意味——这样的城市,是我们想要的未来都市吗?

纽约哈德逊机厂开发案:全民买单的「富豪城中城」? 富人持续往封闭的聚落靠拢,甚至像反乌托邦式电影一样往天际移动,然后让其余年久失修的城市自生自灭——这样的城市,是我们想要的未来都市吗?


纽约哈德逊机厂开发案:全民买单的「富豪城中城」? 李孟瑄 芝加哥大学人文硕士,目前正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攻读艺术史博士。喜欢在城市里漫游,更爱从建筑与艺术看人类的大道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