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环球独家 >本报特稿凯瑞亚洲行与亚洲再平衡战略智库论国政基金会助理研究员

本报特稿凯瑞亚洲行与亚洲再平衡战略智库论国政基金会助理研究员

本报特稿凯瑞亚洲行与亚洲再平衡战略智库论国政基金会助理研究员 凯瑞亚洲行的主要目的在于巩固与日、韩的盟邦关係 美国国务卿凯瑞本月12至17日至南韩、大陆、印尼与阿布达比进行旋风式访问,就贸易、军事、安全等议题与各国领袖及高级官员进行会谈,此为凯瑞就任国务卿一年以来第五次出访亚洲。

凯瑞亚洲行 成果有限

 凯瑞亚洲行的主要目的在于巩固与日、韩的盟邦关係;与印尼则主要着眼于气候变迁议题;至于与大陆方面,除了气候、环保外,主要针对东海、南海主权争议,调解中、日与日、韩之间因历史所遗留之问题。

 凯瑞此次东亚行,延续其前任国务卿柯林顿女士2009年所提「重返亚太战略」主要基调,透过再平衡战略 构想,结盟东亚国家,调整对亚太战略部署,以提升美国在亚太地区影响力为最终目标。但基于亚太地区情势错综複杂,在各国利益有所冲突情况下,凯瑞此行欲达成上述目标,实际成果有限,特别是在面对中国大陆时,在两国价值观、安全、战略、国家利益均不同的情况下,双方虽在气候变迁与环保议题上达成若干共识,但在东海、南海等棘手议题上,却沦为各说各话的局面。 四月,美国总统欧巴马计画访问日本、南韩、马来西亚、以及菲律宾等四个国家,是否与相关国家在安全、驻军谈判等相关议题上有所突破有待后续观察。

美国亚洲再平衡战略

 美国亚洲再平衡战略,为欧巴马2008年当选美国总统后,美国政府外交战略的一大转变,源于国务卿柯林顿女士2009年7月访泰国时所提「重返亚洲」之构想。2011年,柯林顿又再度于《外交政策》杂誌撰文〈美国的太平洋世纪〉,宣示美国重返亚太政策与决心。在此战略构想下,面对逐渐崛起的中国大陆,维护在东海与南海的自由航行权,延伸美国意志,为美国在此地区的最要主要利益。 

 基于此战略构想,过去四、五年来,美国总统与高层官员访问亚太频繁,积极建立与亚洲盟邦关係,并致力改善与非盟邦的关係,尤其欧巴马2012年第二任期大幅提升与东亚国家的关係,上任后随即访问泰国、缅甸与柬埔寨等三国,成为史上第一位在任内访问缅甸与柬埔寨的美国总统,期间会见缅甸总统登盛  与反对派领袖翁山苏姬 ,并在素有缅甸民主圣地之称的仰光大学发表演说,获得缅甸民众热烈欢迎; 同时间,美国宣布派任米德伟为美国驻缅甸大使,成为二十二年来美国首位驻缅甸大使,大幅改善美缅关係。

 除了缅甸与柬埔寨,美国也积极改善与越南的关係,促进全面伙伴关係,包括军事与经济合作。2011年美、越举行联合军演,随后美军军舰停靠越南金兰湾军港,为三十年来首次。近年来,美国积极说服越南同意租借金兰湾港,再加上如果菲律宾也同意美军驻军苏比克湾,其庞大舰队势力,将于南海海域对于大陆形成牵制力量,也为複杂的南海岛屿主权议题,增添变数。儘管美国一再表示在南海议题上不会选边,但美军军事部署动做频频已引发大陆方面高度关注。2011年,在南海周边海域,美国先后与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等举行海上联合演习,近两年,与南海周边国家联合军演次数也逐渐增加。

 去年美国因财政问题被迫删减相关国防支出,但并未影响其在亚太军事部署计画。近年来,美军逐渐撤出伊拉克、阿富汗后,将资源转投入亚太;2020年前,美军计画在欧、亚地区军事部署由目前的五、五比,改为四、六比,提升在亚太地区军事部署比重;透过美日安保条约、美菲防卫协定、美韩、美澳、美越、美星等双边军事合作平台,而达到防堵中国大陆的战略目标。 

 经济战略上,2011年起美国每年亦藉由参加东亚国家领袖峰会,藉由领袖会谈,积极拉近与东协成员国的关係,并藉此极力推销TPP ,力抗大陆主导之「东协区域广泛经济伙伴架构」 。

东海、南海议题干扰美再平衡政策 

 近来,随着东海、南海主权争议逐渐浮上檯面,再加上北韩核武问题与国内财政问题,种种因素已对欧巴马亚洲再平衡战略形成压力。尤其去年欧巴马因国内财政问题,被迫临时取消原订亚洲四国访问计画,缺席印尼峇里岛APEC峰会及汶莱东南亚国协领袖峰会,仅派国务卿凯瑞出席。相较之下,大陆领导人习近平则利用机会与各国领袖热络交谈,拉近与各国关係,成为媒体焦点,颇有区域大国领袖的风範。有评论家指出,欧巴马因健保、财政等内政问题而焦头烂耳;国务卿凯瑞过去一年也把精力、时间都放在中东和平进程问题上,面对崛起的大陆,以及日、韩紧张关係,美国推动亚洲再平衡,已显力不从心。 

安倍激进 美国忧虑 

 近年来日本在钓鱼台议题上挑衅动作不断,安倍前年上台后,其诸多激烈措施被外界视为军国主义复燃,除了推动修宪欲改自卫军为国防军,更不顾史实,擅自修改教科书,将钓鱼台列为日本领土。其中,安倍参拜靖国神社的举措,引发中、韩强烈不满。儘管大陆领导人习近平与南韩总统朴槿惠已上任一年但仍未与安倍见面,显示中日、韩日关係冰冻程度,其所引发区域紧张情势,顿时搅乱了美国在东北亚战略布局。最近美国华盛顿邮报甚至有专文批评安倍激烈的举动恐引发美国国安危机,担心美国将无辜捲入东北亚战端。事实上,美国政府私下对于安倍的举动也表示不满,希望日本方面能有所节制。

结语

 继去年美国副总统拜登访问东亚,穿梭大陆、日、韩之间,旨在降低因东海议题引所发之区域紧张情势,但却调停失败。本月中,国务卿凯瑞又再度前来东亚,持续与相关国家进行沟通,也同样未果。近来在东海与南海主权争议逐渐浮上檯面情况下,再加上中日因钓鱼台问题关係紧张,与日韩历史纠葛等因素牵绊下,美国亚洲再平衡政策所遇之阻碍逐渐加大。今年四月,欧巴马将访问日本、南韩、马来西亚、以及菲律宾等四国,美国是否与菲国就美军驻军苏比克湾问题达成协议引人瞩目,而在有关东海及南海等问题上,美国与其亚太同盟国间的任何举动,恐怕只会引发大陆方面更深的疑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