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环球独家 >暖冬中的绅士西雅图 ■郑璇

暖冬中的绅士西雅图 ■郑璇

不知道为什幺,总觉得西雅图这个城市,应该和冬天相配。大概是因为浪漫的故事多发生在冬季,寒冷的天气让人们多了几分寂寥而想要彼此靠近,而西雅图又是一座被人们赋予了无数浪漫和想像的城市——长夜漫漫却无心睡眠,性格内敛却暗潮涌动。所以在冬季里,总觉得在这座城市,应该发生点什幺。

寒冬料峭,所幸到西雅图的时候每日都是晴天,但西雅图的太阳却总是温温吞吞的,似一颗蛋黄般挂在空中,晕着模糊的边。阳光斜斜地照在我们的身上和脸上,轻轻柔柔地像是给我们披上了一层纱,有着懒洋洋的微暖。就好比这座城市的气质一样,不似纽约或芝加哥那种大都市的浓墨重彩,却有着朴实深沉的性格。如果把西雅图比作人的话,那幺一定是一位衣冠楚楚风度翩翩的绅士,话不多,大多时候都在角落里安静地坐着,品着咖啡,却时刻用着温柔的目光注视着你。

我们到的第一站——派克市场(PikePlaceMarket),这是《北京爱上西雅图》中吴秀波扮演的Frank时常来买鱼的地方。西雅图的名气并没有把这个地方变得浮躁,还保留着那种古老的买卖方式。卖花的姑娘用着各种鲜花和野草,插出好看又便宜的花束,一大把一大把排开好似孔雀开屏。飞鱼市场有着肥硕的鱼和大得不像话的虾,头顶的蒜头一串串似小灯笼一样高高挂起,为了驱散这幽幽鱼腥味。日复一日劳作的渔夫们表演着飞鱼秀,彷彿在这重複单调的生活中自己製造乐趣。五颜六色的水果被装在四四方方的小盒子里,遵循着各种几何图形排列着,新鲜得彷彿刚从树上摘下来。卖水果的小哥笑得乐呵呵,听说我们是从亚特兰大来的,特地送了一串新鲜的提子来感谢我们的远道而来。而海鲜浓汤的摊位就在街边,给这冬日的派克市场添上了热气缭绕的温暖气息。

这是一个充满市井味道的地方,像是生活在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的人们一样——商贩们招揽生意,顾客们精挑细选,游客们好奇驻足,街头艺人们唱着流浪。但它的不同之处就在于,这个市场在艾略特湾(ElliottBay)旁边,岸边停泊的一排排帆船把天空割出好看的形状,底下碧蓝的海面轻轻摇曳着波光,远处驶过的邮轮发出低沉而绵长的汽笛声——又是一个如此具有文艺情怀的背景。于是,这柴米油盐中也沾了一点海风的气息;于是,吵杂的生活也彷彿被静谧的大海默默包容着;于是,哪怕生活再艰辛也要坐下来喝杯咖啡,就像这里所倡导的朴实又浪漫精神一样——「请给我一杯咖啡的钱,来缓解这糟粕生活所带来的痛苦。」这位暖冬中的绅士,哪怕再穷困潦倒,借到了钱,第一件事想到的竟然是去买一杯咖啡。务实与浪漫,这两个矛盾的词在他身上和谐混搭着,就像这座城市人们的性格一般。无怪乎第一家星巴克咖啡是出自西雅图了,日日咖啡飘香的西雅图因此「夜未眠」。

由于西雅图地处丘陵地带,地势高低起伏,坡度缓急——这样的地理特点其实给建筑业带来很大的困难。先锋广场(PioneerSquare)的地下室之旅给我们讲述了西雅图的历史。在潮湿而发霉的地下通道里,讲解员指着墙上那些已经旧得发黄的老照片,告诉了我们这座城市是如何从一个其实并不适宜建设的城市慢慢发展成今天的繁华。在这高高低低的奇特地势中,建筑却也错落有致,有种一步一景别有洞天的感觉。好几次我们的车沿着陡峭的坡慢慢往上爬,让我们紧张又兴奋,因为我们不知道到了坡顶那一头会是什幺样子。因此不用担心视野的问题,因为远近高低各不同。尤其在凯瑞公园(KerryPark)这个制高点往下,整座城市很容易就一览无余。夜幕降临之后,以太空针塔(SpaceNeedle)为中轴,一幅华灯初上的画卷就这样铺开,光光点点如一串串珍珠散布,成为了西雅图最让人熟知的城市形象。

而这座不眠城,究竟是从哪里吸取到了无限旺盛的精力的呢?除了那日日飘香的咖啡,或许是那终年积雪不化的雷尼尔雪山(MountRainier)。这座西雅图圣山,把这座城市环绕,高冷而孤独地耸立着,俯瞰着脚下的一切。这座北美境内最大的休眠火山,彷彿收敛起了年轻时候的暴戾脾气,终成为一位成熟睿智的君王,常年守护着自己的子民。所以说,西雅图是一个被神眷顾的城市。在同一片地方,我们看到了瀑布、山川、绿茵、溪流、白雪等各种景色的组合。彷彿大自然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想在这样一个地方尽情展现。或许刚才还是一片绿茵葱葱的温带阔林,日色摇晃着树荫,一会就见到了满地白霜的河畔,绿叶上挂着晶莹的冰霜,再一会就变成了白雪皑皑的盘山公路,两旁是无数高耸的松柏林,大雪把树枝压弯,压出一种壮丽,彷彿是一望无际的一片片已经装扮好的圣诞树森林。而这样寒冷的季节,瀑布竟然还在奔涌,飞溅而下的水花,那一瞬间的形状被冻结,但仍不断地有溪流要沖破这冰履,彷彿一座会流动的巨大冰雕。

当我们下山的时候,又彷彿是一个四季的轮换,从寒冬缓缓驶入了春天。尤其当我们经过一片无人海滩的时候,暮色刚至,看着那颗迷濛的太阳缓缓沉入海的天际,粼粼的波光被映出金黄色,而一簇簇的草芒,在太阳的逆光下映出俐落的剪影。那一刻,长长的海岸线两边无限地延展开去,展成了一幅如画美卷。那一刻,彷彿时间都变得缓慢。我们爬到了车顶,开始不再说话。而我是如此热爱眼前的这一切,这让人沉静的一切。或许生命里的很多东西,都不需要那幺着急,或许一切都已经安排好,或许一切都来得及。而我竟然对西雅图——这位儒雅内敛的绅士,开始恋恋不捨起来。我们握着自己手里的生活,却还总是惦记着远方;所以啊,哪有人天生爱流浪,还不是因为远方太美好。

别了西雅图,我想我已经开始想念你了,儘管我才刚刚遇见你。(寄自乔治亚州)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