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环球独家 >当缅甸对世界敞开大门后:台商在当地求助无门,却因此练就一身夹

当缅甸对世界敞开大门后:台商在当地求助无门,却因此练就一身夹

因过去的工作环境常接触到许多东南亚劳工,而对缅甸华侨温和又善良的性格印象深刻,也因此知道有中和华新街这个缅甸聚落,当地的缅文招牌、缅甸商品及餐厅,都让原本对于缅甸一无所知的我产生好奇,使我想到缅甸一游。

因此,当这次有机会参与ITI(外贸协会人才培训中心 )亚细安研究会至东协各国参访台湾企业,我马上选择缅甸。

当缅甸对世界敞开大门后:台商在当地求助无门,却因此练就一身夹仰光机场进入市区的牌坊。

我们抵达缅甸已是晚上,仰光机场非常乾净、简约,与东南亚其他新建机场无太大差别,唯独入境手续办得非常地慢,从机场进入市区的路况都很顺利,路面十分平坦,路上都是新的日本车,几乎没有喇叭声。

隔天我们参观了仰光市区许多热门景点,包含大金塔、翁山市场等,那时就感觉有点「混乱」,行人、三轮车随意穿越马路,摊贩乱丢垃圾,车辆虽然都很新,但大部分印着日文字而且左驾右驾的都有。

参访行程中,我们拜访外贸协会驻仰光办事处,及许多在缅甸这块新市场奋斗的台湾公司:有规模相当大、员工超过千人的亚洲光学及伟特蕾丝,在缅甸已十多年的农友种苗与通越集团,也有ITI学长在缅甸分公司担任总经理的宏全企业,还有刚进入这个市场打拼的中华汽车。

相关新闻:军政府留下「右驾右行」成交通恶梦 缅甸修法改为「左驾右行」

当缅甸对世界敞开大门后:台商在当地求助无门,却因此练就一身夹缅甸大金塔。

参访之余,也前往第一大都市仰光或中部的观光小镇蒲甘,体验缅甸的真实生活情况。

缅甸人爱穿拖鞋,无论做什幺打扮,脚上永远配一双拖鞋,种族也相当多元,对游客而言很难分辨,而仰光的自来水还有一种鹹鹹的怪味道,让我在旅程的前几天双眼发炎。

当缅甸对世界敞开大门后:台商在当地求助无门,却因此练就一身夹清晨仰光市郊的街道

缅甸是在2012年才逐渐对外国企业开放,除农友种苗和通越集团两家木业及农业的公司外,一般台湾企业大多是这三年才进驻,相对于日本、中国等大国运用国家力量开发协议,带领各大企业进驻开发基础建设,或发展签约中之产业,台湾则是各厂商独自进入,规模相对小,经营过程中遇到问题也求助无门。

这是台湾企业欲拓展海外市场的无奈,却也因此练就了一身狭缝中生存的好本领,然而,缅甸的台商仍持续遇到以下迫切的问题:

电力供应不稳定:缅甸南部包括仰光电力资源为水力发电,受乾、雨季影响较不稳定,且管线老旧电力运输途中就消耗很多,有台商统计,仰光一个月会出现约16天的停电,几乎各家工厂外皆备有发电机,在这种情况下,高精密须倚靠机器的产业自然不敢前往。 网路不普及:最严重影响是限制金融业的发展,缅甸几无储蓄及信用卡系统,无论人民或企业皆以现金交易,无健全的金融系统,限制国家及各种产业发展,资金不够雄厚的台商就时常遇到周转不便的问题。 政权不稳、外国人不能拥有土地:外国企业投资需用缅甸人的人头买土地盖厂房,又因为这几年的地价飞涨,发生许多纠纷,甚至土地被人头偷偷卖掉,令各国企业为之却步。 人民时常发动罢工:政府虽然已大大提高基本工资,因不满薪资而发动罢工的情形还是时常发生,主要以男员工较常鼓譟发动,也许因为这个因素,参访过的台商工厂里面,发现几乎都是女性员工。 教育水準低落:政府规定义务教育只到中学,仰光大学虽然在英治期间为东南亚第一学府,但因为军政府为防学生抗议而停招数十年,可藉由远距教学取得学位,大学生一年只需到学校两週考试,导致很多虽有学士文凭的毕业生实质上却无专业能力可言。当缅甸对世界敞开大门后:台商在当地求助无门,却因此练就一身夹在第五工业区看到的罢工游行

这次的缅甸行,能看到整个国家、产业及人民都非常快速地变化,儘管有些发展方向看来似乎不合常理,一股生气勃勃的动力,仍然吸引着各国企业蜂拥而至。

缅甸这个神秘又纯朴的国家,在对全世界敞开大门后,势必会经历与其他发展中国家一样的巨变,在高速发展之余,如何在自己的文化资产与经济发展中取得平衡,更艰鉅的下一步还在考验着这个东协明日之星!

相关评论:

缅甸证券市场的展望与挑战(上):在亚洲经济备受考验时,成长率达10%的缅甸是东南亚耀眼的新星 一个缅甸华侨陌生又熟悉的家:当可口可乐成为奢侈品,离开这伤心地成为大家的梦想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