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环球独家 >青春热血甲子园开讲无疆界

青春热血甲子园开讲无疆界

小学时代,曾不自量力的参加棒球校队的招生测试,当看到教练眼神的霎那,心里有数「早就免来」了,一来个子太矮,二来球速不足;但有梦最美,还幻想自己站在投手丘上,威风凛凛,大杀四方。现实世界,却是没几下就被打爆了。投手当不成,换成补手如何?请求校队投手的同学餵个球试试看,只听对方说:「球来了,变化球!」,「砰」好大一声,连球的影子都没看清楚,身体就挨了一次重击。干!那有这幺快、变化又如此大的投球。真的好痛!从此就彻底断了成为棒球员的念头,可是对棒球的热爱始终未减⋯⋯

中华职棒1990年开打,由于工作忙碌只能偶而观赏转播,一直等到2002年的五月,在台北天母棒球场,才好好地欣赏了一场高水準的比赛(日本职棒海外赛:ORIX vs. Softbank)。因为喜欢看热血的比赛,即使熬夜或半夜起来看少棒、青少棒、青棒或成棒等国际赛事,都不以为苦。选手那种拼到最后连力气用尽,也打死不退的精神,最能打动观衆的心,才是最正港的比赛。回忆学生时期,为自己学校的球队加油,全场观众忘我的嘶喊着、夸张的动作着,不正是青春热血的最佳写照吗?

台湾年轻人漫漫暑假如何度过?隔邻的日本正如火如荼的进行年度棒坛盛事「全国高中棒球大赛」(日文全名:全国高等学校野球选手権大会),那真的是令人热血沸腾、青春不留白的暑期派对!

经过一路过关斩将(单淘汰制,输一场球就打包回家的豪迈赛制),好不容易取得地区代表权(约4000所高中参赛,能胜出者仅49队),但真正的全国大对决才要开始。决战地点就选在歴史悠久的甲子园球场(1924甲子年启用,阪神虎队主场,可容纳观众约五万人,兵库县西宫市),今年正好是大会成立的一百週年,而参加本次比赛的京都鸟羽(とば、TOBA)高校,正是首届冠军的代表校。全队希望重回百年荣光(こうえい、kouei,中文光荣),能将代表「优胜」(ゆうしょう、yuushou,冠军)的深红锦旗,再度带回学校。

2015.8.16,甲子园,午后2:30,鸟羽 vs. 兴南
鸟羽是百年名校(前身为京都二中)兼首任盟主,兴南(こうなん、KONAN)则是来自南国沖绳地区,连赢2010春、夏甲子园大赛的传奇队伍。两者战史显赫,又互为千年古都与海上明珠,历史的因缘巧合,原本不可能交集的两地,居然要在同一场地,进行一场男子汉的对决。若非当年京都皇室的觉醒,明治维新(1868年即位)带来的富国强兵,引发一连串的世局变化,琉球王国今当安在乎?

鸟羽先攻,碰上的是兴南王牌(日本称エース、Ace)投手-比屋根雅也(ひがねまさや、Higane Masaya),原本尚未决定帮那队加油的我,当下就倒向兴南了。只因比屋根投手一脸稚气(才高二生),长得可爱,怎幺看又不像日本人(其实还蛮像台湾人的,台湾移民在当地也不在少数),很是亲切;加上队名发音就像名侦探柯南(コナン、官方英语使用Conan),令人想一探究竟。结果发现怪姓怪咖(具志坚、我那霸、喜纳、比嘉⋯⋯)一堆,怪奇(かいき、kaiki,中文奇怪)得不得了。最大怪咖是我喜屋优(がきや まさる、Gakiya Masaru),来头不小,是球队监督(かんとく、kantoku,总敎练);2010年兴南打遍全日本无敌手,就是他的杰作。当年比赛期间,害得沖绳地区全民看转播,几乎处于无营业活动状态(好熟悉的场景,远去的七虎、巨人⋯⋯),也是他率领球队打出来的。「我喜爱我的家乡」(我喜屋),我要奉献所学,延续沖绳的「优」良传统,以不负我名。2007年我喜屋返校任教,他可是兴南校史上的大人物,1968年以当家主力四棒,帮球队打入甲子园四强赛,造成沖绳地区陷入空前狂欢,一百多万居民给予小将们最热烈的喝采,可说是另一型式的「扬眉吐气」。仅仅三年的时间,我喜屋总教练达成了「不可能的任务」,带领兴南勇夺2010年甲子园春季与夏季大赛荣冠。现在这个号称本届最年长的欧吉桑(1950生)教练又回来了!睽违五年,他带着鄕亲父老的期盼与祝福,能再创歴史新页,重登盟主宝座吗?

球赛精采万分,后攻的兴南率先在二局下取得一分领先,次局鸟羽马上还以顔色,二比一后来居上。紧张时刻,连很少看球的太太都放下手边工作,与我一齐盯着现场实况转播。太太连説几句好看,又接着说:怎幺两队的球衣都那幺好看?雪白整洁的队服,左肩繍着代表的地区,右肩则是校徽,胸前是醒目校名,背后则是简洁号码,看起来既帅又神气。突然一恍神,彷彿比屋根的左袖沖绳变成了台湾字样,「是我们的肖年在打」的幻觉,竟让我的眼眶红了起来。1931年嘉义农林学校棒球队(简称KANO、嘉农)扬名甲子园,取得非常不容易的準优胜(じゅんゆうしょう、junyuushou,亚军),是台湾棒球史上的传奇。

「有够好看」!太太指的不是球赛,而是两边加油的学生応援団(おうえんだん、ouendan,啦啦队)。清一色16至18岁的高中美少女(年),正是无敌的青春时代。尤其是球队得分与失分霎那,那种响彻云霄的激情吶喊与寂静无奈的合掌紧握,正是青春「生气与吐息」(せいき、といき,seiki、toiki,朝气和歎息)的最佳写照。这样的现场气氛,多年以后同学重逢,就成了这一生难忘的共同记忆。

球赛在六局下再度活跃起来,落后的兴南(鸟羽五局上再添一分,3比1)一路苦追,好不容易抢进一分,形成3比2,仅落后一分。球是圆的,意想不到的逆转令球迷既爱又恨,也考验大家心臓够不够大颗。最终,兴南在七、八局各下一分,以4比3,艰苦地打败鸟羽,取得晋级八强赛的资格。

落败的鸟羽队员不是涙眼满眶,就是眼泪直接落在球场的黑土上,我想全世界要找一个眼泪掉最多的球场,大概非日本甲子园莫属。近百年的赛事、每次47场的对决,败方几乎无不落涙者,胜方亦难掩喜极而泣,上千位球员在此共同流下泪痕,这就是青春的原汁原味,再热的夏天也阻挡不住的热血青春!

那一年我正年轻,很光荣来到甲子园,也带走一把含着泪水的黑土,是这辈子最好的青春回忆⋯⋯


注一:本週「我的opera日本语」临时脱稿演出,以纪念日本甲子园百年高校棒球赛盛事,并提醒喜好棒球运动与学习日本语的朋友们,勿错过明天(8/20)正午开打的总决赛-青春男人的对决-仙台育英vs.东海大相模。
注二:比赛结束后,有两件令人感动的事情:一是演唱胜队校歌,歌曲悠扬、歌词具地方特色,很能鼓舞年轻学子的热情和爱校爱乡里。二是败队球员全体趴在地上,含泪抓一把黑土回家,作为自已在甲子园奋战的美好回忆 。
注三:兴南于次战对上关东一高,惜以一分落败(4比5),比屋根选手完投153球,明年再来了。
补注:最后胜利揭晓,本届优胜锦旗由来自神奈川的东海大相模取得。仙台育英开赛即一路落后,但发挥靭性于七局下扳平,可惜九局上遭对手强攻四分,以6比10落败。东北地区迄今仍一冠难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