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产业新闻 >特稿「中」俄军事合作显露脆弱伙伴关係

特稿「中」俄军事合作显露脆弱伙伴关係

前言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于2月4日表决由阿盟提议的叙利亚计划决议案,呼吁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下台,以结束该国近一年来的动荡,在安理会表决时中共与俄罗斯则双双否决之,中俄在国际舞台再次的联手出击,其「战略协作伙伴」关係也再度成为国际焦点。中共近二十年内在政经等方面强势崛起,俄罗斯也逐渐从苏联解体的挫败中复甦,前者拥有强大且成长快速的经济及军事体系,后者则有核武及丰富石油天然气,中俄两国间的合作,尤其是军售与军事技术合作动向,更牵动着亚太地区的战略安全。
  
 但此前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4名分别代表芬兰、英国、美国和中国的专家,于2011年10月份撰写了一份题为《中国和俄罗斯在能源和安全领域的关係:希望、失望和不确定性》的报告称:「中」俄军事技术合作基本上已经停止,传统的猜疑和累积的轻视致使「中」俄关係中的紧张因素越来越多,两国战略伙伴关係面临许多严峻考验。俄罗斯政治和军事分析所副所长亚历山大-赫拉姆奇欣读后在俄罗斯《军工信使》週刊撰文指出,该报告係通过中国人的眼睛看问题,发现「中」俄战略伙伴关係实际上是“假装出来的”,他们比俄罗斯政治家、专家和普通民众更为客观,俄罗斯人还真的以为「中」俄建成了真正的反美联盟。
      
「中」俄战略伙伴关係提升
  
 1992年年底,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尔钦访问北京,俄「中」双方就宣布两国互视为「友好国家关係」,到1994年9月中共领导人江泽民访问莫斯科,在联合宣言中双方又宣布建立为「面向二十一世纪的建设性伙伴关係」,到1996年4月,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尔钦再度访问北京,双方更进一步在宣言中宣布建立为「面向二十一世纪的战略协作伙伴关係」。1996年双方就在国际舞台上联手端出「上海五国」,落实开展更紧密的战略协作伙伴关係。2001年6月「中」俄双方进一步将「上海五国」组建成「上海合作组织」,同年7月,「中」俄更签订了《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具体落实「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係并将之推上了新高点。短短十年间,「中」俄快速发展双边的战略伙伴关係,从友好国家关係、建设性伙伴关係到战略协作伙伴关係。2011年6月双方领导人在莫斯科《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签署10週年庆祝会中,宣布「中」俄要发展世代友好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係」。
      
「中」俄军事技术合作与武器採购
  
 1992年12月,中共与俄罗斯签署了军事技术合作协议之后,中共开始陆续向俄罗斯购买了大量的武器。虽然其后俄罗斯禁止向中共出口先进武器,但大量的俄罗斯武器已经足以使得中共的武器库更新换代。俄国防出口公司总经理伊赛金宣称,俄武器出口规模连续11年增长,2000年至2010年间,俄武器出口由21亿美元增至74亿美元,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武器出口大国。在2000-2004年这五年期间,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常规武器购买国,约佔全球武器交易量的14% ,而其中中共武器进口的95%来自俄罗斯,佔俄罗斯总出口武器量的45 %。但是从2007年起,由于中共军队武器装备需求的90%已经走向国产化,这一指标开始大幅下降,2010年中共仅占俄武器出口的10%。在「中」俄军事技术合作上,由于中共已经拥有大约300架苏-27和苏-30战机,在几年前就已不再採购俄罗斯战机,近年只採购航空发动机和一些特殊军事产品。
      
停滞的武器採购与军事合作
  
 近年俄国防工业技术水準停滞,俄军自己都已开始从西欧进口武器,相反的中共国防工业系统却迅猛发展。中共向俄购买军火的中俄军事合作关係,由于中方超强的仿製能力,和俄方对中共出口先进武器开始设限,不出售高精密度武器,不转移相关技术,导致中俄之间的武器交易遇到瓶颈。中方对于武器质量和技术含量的要求越来越高,俄罗斯能够向中共提供的武器出口清单越来越少。尤其是,中共对进口的俄国武器系统进行仿製后就出口销售,俄罗斯已开始面临中共在第三世界武器市场上的有力竞争,例如中共的J-11B和J-15 战机就是仿製自俄罗斯的Su-27和Su-33,俄罗斯对中共複製其武器系统当然不满,因此双方都放缓了武器交易,以致军事合作亦停滞不前。
      
缺乏信任的「中」俄战略伙伴关係
  
 赫拉姆奇欣在评论瑞典智库报告时指出:「中」俄关係的表现形式似乎有点矛盾,主要是“最高层的亲切”与“草根层的冷淡”对比明显,中国人不信任俄罗斯,俄罗斯的实力正在衰弱,中共实力却日益增长,认为他们没有什幺可以向俄方学习的,虽然两国领导人和官方反覆强调「中」俄战略伙伴关係是一种互利双赢的合作关係,但是实质上,双方至今仍不清楚中俄战略伙伴关係到底是什幺,其基础和前景又是什幺。中共认为俄罗斯经济疲软是两国合作的障碍,俄罗斯只是中共的第十大贸易伙伴,中共却是俄罗斯的第一大交易伙伴,瑞典智库认为,这种失衡的关係将会导致「中」俄战略伙伴关係迅速崩溃。
  
 中共不承认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脱离格鲁吉亚,并促使上合组织不公开支持俄罗斯,俄罗斯也在通过没有中共加入的区域组织,如独联体、欧洲经济共同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巩固自己在中亚的地位和影响力;「中」俄双方都希望遏制美国,但都认为自己与美国的关係比「中」俄关係更为重要,无论是俄罗斯还是中共都在对抗美国,但是「中」俄却都不是美国的敌人;「中」俄虽然宣布发展战略伙伴关係,但是从未缔结军事同盟。总之,「中」俄虽是战略伙伴关係,但是这种伙伴关係是现实的,只有在「中」俄利益一致时才会联合行动。    
      
「中」俄军事合作前景
  
 探讨「中」俄军事合作的前景,应先了解「中」俄两国军事合作的动机。基本上这可从三种观点来分析:一种是认为「中」俄军事合作并不具有深层战略意义,仅只是两国之间基于眼前利益而暂时合作,主要由于过去历史的积怨、边界的争议,以及「中国的崛起」所导致俄罗斯的国家安全疑虑;第二种观点是认为,「中」俄军事合作具深远战略意义,是「中」俄两国基于抗衡美国一超单极,维持全球地缘战略平衡深具地缘战略价值;第三种观点认为「中」俄军事合作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转型期的俄罗斯社会中,各地区、各部门利益,尤其是军工部门利益超越俄罗斯国家整体利益的结果。这三种观点虽有失周延,但是有一点是共同的共识,那就是国际环境变迁对「中」俄两国军事合作的动力远大于双边的努力与合作动机,换句话说,只要当前国际格局不生变动,「中」俄战略伙伴关係基调就不会改变,尤其是透过上合组织展现出来的双方军事演习与合作关係。亦即,只有在上合组织联合演习框架内,「中」俄才会展现军事互信,未来两国仍需透过上合组织推动军事合作。
      
结语

 冷战结束初始,国际格局的变迁是促使「中」俄军事合作的关键因素。但是面对快速变迁的国际现势,尤其是两个相邻大国都在同时寻求崛起,不可避免地会形成地缘战略的挤压,这些都将深深影响着未来中俄军事合作关係。「中」俄军事合作是「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係最主要基础之一,当代「中」俄军事合作境界也已提升到联合军演层级,并成为左右「中」俄两国关係的关键因素,但同时它也面临持续或是深化合作的发展瓶颈。基本上,两国虽放缓军事合作关係,但仍将在上合组织框架下,维护各自国家利益基础上,谨慎的继续合作。

 俄罗斯独立近20年来,「中」俄两国关係发展进入历史前所未有友好阶段,这些转变给世人许多重要而深刻的启示:只有相互信任才能维繫两国关係;只有平等互利才能在合作中获取双赢;只有相互支持才能维护各自的根本利益;只有求同存异才能稳定合作关係。然而,在国与国的关係中,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但利益是变动的,「中」俄军事合作因两国国家利益而停滞下滑,因此双方战略伙伴关係虽不是假装出来的,但却也相当脆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