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产业新闻 >期待有行动力的财政部长

期待有行动力的财政部长

期待有行动力的财政部长

日前财政部长林全就「国家当前财政」发表演讲,要点有三:一是,政府财政急遽恶化,近四年间政府债务余额成长一点三兆,且在利率低迷下,近四年利息支出仍需六千亿。其次,政府花钱没有效率,没有成本观念;此外,债务的增加,已影响国际信用评等机构对我国债信的评等,且财政问题越晚解决,痛苦越大。听了林部长的演说,除了肯定部长的专业知识外,亦觉得有些困惑,不知我们正在听手中握有财政改革大权的财政部长在演说,还是手中无权而只能劝诱主管机关面对严重财政问题的财政学者。

※改革方案已有,但政务官是否愿为政策努力?

毕竟林部长口中债务快速成长的这四年,正是部长在主掌我国财政收支两面最直接的主计处与财政部,而政府用钱效率的改善及有能力尽快解决财政问题的直接主管部会,亦是主计处与财政部,而财政改革方案亦早在两年前即已由财政改革委员会,将各项短、中、长期的措施,提交林部长,甚至国内三大工商团体亦对各项措施的内容,提出回应。在已明确认知问题所在,且有具体改革方案,若一位深得总统信赖、熟悉行政运作且是财政学者出身的部长,都不愿发挥政务官提出政策并为政策负责的风骨,推动改革,那幺让民众知道了我国财政问题的严重性,又有何意义?

除了债务余额快速成长外,近年我国财政透明度之恶化,使得政府公布的债务余额,竟可与财政学者及立法院预算中心所估算的数字,出现三兆至十一兆的惊人差距。而已远低于工业国家、韩国及新加坡的赋税收入佔国民生产毛额的比例,亦仍在持续下降中,此外,一再扩大产业减税的适用範围,使租税负担的公平性更形恶化,而财政支出面的僵化,更使政府几找不出可缩小支出的空间,凡此不但增加国际评等机构对我国财政数据的不信任,亦使我国去年政府财政赤字之评比,在世界经济论坛的报告中,退至全球七十九名。

※我国在偿债能力上有弱化隐忧

尤有甚者,近年政府债务增加,多用于当期消耗性支出,由于债务偿付具时间递延性,使得债务的承担者,多非债务增加的受益者,而当承受债务的负担增加,却未相对享有更好的发展空间,势将形成我国有纳税能力的族群外移,复以我国人口结构日渐老化,以及监察院明确指出近年来我国移出及移入人口人力素质的恶化现象,皆使得我国在未来偿债能力上,存在着弱化的隐忧。

面对政府财政收支两面存在着趋势上的恶化现象,实无法单纯寄望于经济景气的复甦,而得到根本的改善。因此,我们期待的是在政府还有能力作改善的时候,站在全民面前的是具行动力,能扭转财政恶化趋势的财政部长,而非只是无奈描述我国财政恶化现象的财政学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