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产业新闻 >中国时报社论权力真空下的救灾行动

中国时报社论权力真空下的救灾行动

中国时报16日社论:风灾后第七天,总统马英九终于以国家安全会议主席身分,举行首次国安会议,并作出九点裁示;但是,这个迟来的会议,除了北军南调、尽速恢复灾区的通讯与交通等早该作的决定外,不但没有对未来势必面临的安置问题,作出明确的裁示,即使短期内的援救重点、强制迁村、指挥体系的整合等迫切问题,也都未见讨论。诸多现象显示,天然灾难,已经蔓延成马政府的执政危机。 

 诚然,全球暖化带来的气候变迁,并非全是马政府的责任,因此而来的从抗旱到防汛,更让政府措手不及;但是,马英九总统身为国家元首、三军统帅却不知如何行使权力,以及行政官员自我感觉良好的麻木状态,再加上官僚体系消极自保、卸责积习,所有这些负面因素,在此次百年仅见的灾难中一併爆发,政府完全无法通过考验。 

 马英九坚持,现有的《灾害防救法》已经涵盖因应天灾的紧急处分相关规定,因此不须再发布紧急命令。表面上,是马英九对权力的自制,但此一争议真正的癥结,则凸显出一位不敢行使权力的总统。因为在紧急危难时刻,总统本就有发布紧急命令之权;身为三军统帅,总统更必须负国家总动员救灾的责任;更何况九八修宪后,中央体制已是倾向总统制的双首长制。 

 其实,权力是中性的,端视如何行使,但一心当好人总统的马英九为了迴避权力的负面效应,而怯于行使权力。但也正由于马英九对权力的误解,不但造成军队在第一时间按兵不动,八月八日只有七百人投入救灾,而错失许多救援先机;同时,指挥体系未建立的结果,行政院无官员坐镇指挥,中央灾害应变中心却形同由消防署主导,也因此,相关的防疫、安置、撤村等重大问题,可以说是在中央权力真空的状态下,由各政府、各单位自行其是。 

 马英九昨日首次以国家安全会议主席身分召开国安会议,某种程度就是弥补未能发布紧急命令的亡羊补牢措施,但是端视昨日提出的数项裁示,马政府显然仍未意识到八八水灾严重性。事实上,水灾波及的不只是上千亿财产损失,此次灾难範围横跨中南部七县市,更遍及高山、河流改道、走山、灭村等极端複杂的重建问题。但是,昨日却只是简单裁示,应在中央与地方分别设置灾后重建委员会,看不出投入军民重建的决心。 

 事实上,政府此次救灾之所以老是左支右绌,行政团队一向自我感觉良好、相互取暖的心态难辞其咎。例如,面临批评及民怨,刘兆玄的反应竟然是,已经比九二一快很多了。有人讥讽,九二一救灾即使饱受批评,但是相较于此次的七天后才召开国安会议,李登辉前总统九二一当晚就召集国安高层会议,更于第二天搭直升机到灾区勘灾。凡此种种,刘揆难道都忘了吗?刘揆的健忘未必是刻意误导,但却反映出行政团队长期以专业自我标榜,却无能接受外界反应,才会低估灾情,而一再作出误判。 

 当然,地方政府也有可究责之处,风灾时高雄县长杨秋兴人在国外,副县长及小林村长都未正视土石流红色警戒,小林村数百位民众为此白白牺牲性命。但是即使付出惨痛的血泪代价,昨日的国安会议仍未针对强制迁村作出更严格完善的规定。难道在不久的未来,我们还要看到人命损失,而农委会水保局及地方政府,各自再以通联记录互控,这样可悲的历史若再重演,究竟谁要负责! 

 可叹的是,马总统昨日仍强调要分清中央及地方政府的权责画分,他大概忘记了,美国四年前的卡崔娜风灾,中央及地方政府一样都表现不佳,但是在史书上留下恶名的,却是中央执政的小布希总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