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保健养生 >【暴动案重审】辩方结案陈辞︰梁天琦係鲁莽,係无谂过;但佢无讲

【暴动案重审】辩方结案陈辞︰梁天琦係鲁莽,係无谂过;但佢无讲

暴动案重审已近尾声,轮到辩方律师结案陈辞,马维騉先为第一被告梁天琦作结。

马维騉引述另一辩方大状郭憬宪劝喻,陪审团毋须裁决所有争议,仅须定夺被告的罪嫌。

马强调梁天琦选择作供,没有迴避问题,态度有目共睹。他诚恳地交代当时所想,加入本民前的他不介意被标籤为激进。

回顾案发当晚,时值港大四年级的梁适值参选,已经忙上加忙,兼之担心上镜贻诮,本来不想去旺角,与何曼儿反覆斟酌才决定落场。

有见警察推动高台,意欲清场,梁仅以一己之力用背阻挡。警察很快动用警棍和胡椒喷雾,梁与其他市民都在推撞下跌倒。究竟当时是警方主动启衅;抑或是民众冲撃警方,马吁陪审团自行思量。

彼时情况危急,警力有增无减,何曼儿首议选举游行,已获她作供证实。控方质疑黄台仰有否和议,惟马点出即使警方镜头没聚焦两人,起码见到两人曾交谈,与梁的证供吻合。

去到案件的关窍,就是梁天琦穿上蓝衫后,走上前线举办选举游行的表现。马条分缕析其发言,梁的说话明显区分两者:「如果唔愿屈服,就留喺依度。本民前都留喺度。」其他发言亦类同,呼吁市民「执生」,「但我地唔会走。」唯有后者才是游行队伍。

乃后梁遭揶揄和柴台,他忍不住还口:「依个係少过三十人嘅选举游行,人人都做得」,叫杨岳桥「拖三十条友出嚟保护市民啦。」反映梁的理解,就是正在搞不过三十人的选举游行,即使两个候选人同场举行依然合法。梁显然明白杨岳桥的知名度更高,若杨也愿意现身仿傚,警察更不敢向他动手。

控方着力的攻击点,便是指控选举游行为幌子,谓梁等心知肚明,现场群众远超三十人,都有共同目的,未经批准即属违法。

然而马斥之为「猜测」。梁已开诚布公回应质疑:「我只知自己点谂,唔清楚其他人有无共同目的。」

马维騉重申梁天琦的原意,就是搞一支不过三十人的游行队伍,站在市民前面,横亘在警民之间保护市民,免遭清场。他请陪审团考量,究竟群众是否有共同目的阻碍执法。「企喺度都算?」

马回顾在警察警告下,梁天琦最后的公开呼吁。「佢地好快冲过嚟」、「谂吓前面帮你挡差佬嘅人」、「每一个都要帮每一个」、「我地(游行队伍)唔会走,你要清就过嚟清」。反映梁既没有遮掩也没有预谋,呼吁身后市民要帮站在前线,首当其冲的游行队伍。

临到最后关头,梁仍然把后面传来的头盔交给旁人,只戴着普通的眼镜、遮口的面巾,还有一支水樽。他根本「无谂过」保护自己,遑论动武。

冲撃前黄台仰曾呼吁群众前进,但梁天琦没有响应,并问黄「点冲呀」。然而黄坚持倒数三二一向前冲,梁天琦亦随之上前。

马强调梁所言并非藉口,只是澄清。梁作供时坦认「鲁莽」、「无深思熟虑」。惟其剖白正正反映他没有盘算,没有预谋,惜事与愿违。

结果拿着水樽的梁天琦,根本伤不到持长盾的警察。马总结道:「有预谋就唔会毫无装备」;「有深思熟虑就唔会送死」。

马吁陪审团应该区分梁天琦和黄台仰,请他们慎重考虑,梁有否蓄意使用暴力。

之后马维騉将话题转向警方。警司莫庆荣作证时说,只想清空马路,无意清场,但复后又承认,道路两边都有警察防线,收拢合围。衡诸当时环境,行人路上已有大量市民,如何驱赶马路行人和小贩车子通通上行人路?

辩方曾询问过,若非本民前採取主动,而由警方主动清场,结果如何。警方承认结果一样。

马维騉罕有地提高声调:「答案呼之欲出…警方根本无谂过市民安危!」

「想保护市民嘅係梁天琦。」

最后马维騉援引村上春树鸡蛋与高墙的比喻,重覆说了两次:「清心直说,并无虚言。」

他吁请陪审团:「请根据你们嘅誓词,作合乎事实嘅裁决。」

各辩护律师将陆续发言,接着由法官颁布指示。预计两星期后,陪审团将退庭商议。

相关文章︰

写在高院暴动案判刑后︰相信法治,也要正视法庭限制梁天琦︰我们确实有许多事应做而未做梁天琦暴动罪判刑背后的争议︰法官量刑应否考虑道德、政治因素?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