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保健养生 >唯有牵绊能使你获得救赎,这是《星际大战》所传递最强大的讯息

唯有牵绊能使你获得救赎,这是《星际大战》所传递最强大的讯息

「大决裂」

无论儿子或女儿,有时都觉得父亲如同达斯维达(Darth Vader)——高大,恐怖,嗓音低沉,无比有力,可能会发脾气。无论儿子或女儿,都觉得父亲既像绝地那一方,也像西斯那一方——好脾气的欧比王(Obi-Wan),好吓人的达斯维达。当然,每个父亲像绝地与西斯的比例不等,但几乎都很容易现出黑暗面,至少在孩子眼中如此,而且父亲拥有无上的力量,像是什幺都做得出来。

在最初三部曲里,乔治卢卡斯(George Lucas)深触父子关係,而虽然片子是拍给所有观众,他自己倒有稍微透露这样拍的个人原由。他跟他父亲的关係颇有问题,在某些方面甚至痛苦折磨,充斥失望、命令与限制。卢卡斯在受访时说他父亲是个「非常强势又超级右派的生意人」,认识卢卡斯的人会说,从许多方面来看,路克(Luke Skywalker)与维达之间的痛苦关係脱胎自卢卡斯跟他父亲之间的关係。

(就我们所知)卢卡斯的父亲没有叫他弃明投暗,没有说要父子俩一起统治宇宙,但确实叫他放弃梦想,接手他们家的店。卢卡斯说:「我爸要我接下他的文具店……我拒绝之后,他大受打击。」根据所有资料,他们在这上头大起冲突,一度关係疏离。(这里值得停下来说一说。即使只是短暂时间而已,这种亲子之间的疏离仍相当令人痛苦。一旦发生,伤害即成。)

卢卡斯讲起此事语气平静,却隐隐不满:「我十八岁的时候,跟我爸大决裂。他要我接手家里的生意,但我不肯。」他父亲回忆说:「当时我反对他,不希望他进什幺该死的电影产业。」虽然事隔多年,你仍能从他父亲的用字遣词里感受到怒火:「该死的电影产业。」

没错,他们没拿光剑,没有谁被砍断一只手,但每个儿子都渴求父亲的赞同,而卢卡斯很难如愿。他的说法很动人:「你这辈子只需要成就一件事,那就是让父母以你为荣。」每个孩子渴望知道父母真正的心思。我们能找出来吗?我不确定。

卢卡斯谈过他自己跟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我们几乎每部片都在谈父子关係,无论是达斯维达或ET外星人都一样。你去看我们的任何一部片,我不认为你会看不到这件事。」对于一个拍过各式各样电影的人,一个以行星、太空船与机器人电影最为知名的人,这真是一句有力宣言。他还有一句更私人与温柔的话:「父母竭尽所能想把事情做好,不会有意害你。他们不会想当达斯维达。」

虽然花许多年才达成,但卢卡斯后来跟父亲重修旧好。他把许多痛苦与理解化为一段话:「他终于看到我从他口中的『大器晚成』变得真正发光发热。我让他得到所有父母所希望的那件事:孩子要平平安安,照顾得了自己。这是他真正要的,也是他所得到的。」

在《绝地大反攻》上映之后,卢卡斯放下星际大战系列与电影製作,只为了一个原因:他想当个好父亲。他退休二十年,专心带孩子。二〇一五年,他被问到希望讣告的第一句是什幺,立刻毫不犹豫的回答:「我是个好爸爸。」

路克的礼物

前两个三部曲(卢卡斯的那六部)该称为「安纳金天行者(Anakin Skywalker)的救赎之路」。这救赎来自强烈的牵绊,也就是爱。正是牵绊使安纳金坠入黑暗面:他无法承受失去所爱。他的心使他落入深渊。

后来牵绊也使他重返光明。他不愿看儿子丧命。星际大战坚称唯有牵绊能使你获得救赎,这是星际大战所传递最强大的讯息,直触我们最深的自我。

救赎完全关乎宽恕。如果你得到宽恕,尤其是自己的宽恕,就能得到救赎。路克宽恕了他的父亲。(这对所有儿女是个好启示:如果路克能原谅全银河最坏的人,那任何父母都可以得到原谅。任何龃龉怨恨都能随风而逝。)即使在最后,路克都愿意把最至上的礼物献给达斯维达,以宽恕使他得到救赎。如同卢卡斯所言:「唯有当他得到自己孩子的爱与怜悯,当怪物般的他得到孩子的信任,救赎才来到。」

星际大战不局限于特定宗教,但由此观之,很带基督教意味。

在《原力觉醒》里,韩索罗(Han Solo)对儿子凯罗忍(Kylo Ren)的态度,正如先前路克对他父亲(凯罗忍的外公)的态度。没错,老韩父子的结局没那幺好,但我认为这第三个三部曲也会有某种救赎,而且发生在不只一个角色身上(你等着看吧)。

「可是你会死」

在《曙光乍现》里,安纳金是撒旦的角色,邪恶的化身。他能由邪转善是因为儿子坚持要看见他善的一面,选择爱他,而且最后他也选择去爱儿子。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说过相关的话:「最坏的人有好的一面,最好的人有坏的一面。当我们明白这一点,就能比较不恨我们的敌人。」个人之间要握手言和,往往来自认知到这件事。在政治领域亦然,所以敌对阵营能言归于好,压迫者与受迫者能成为同胞。曼德拉(Nelson Mandela)对此感受甚深。

那场救赎场面之前是父子俩的激烈打斗(所有儿子对这都跃跃欲试与厌恶害怕)。达斯维达该赢,一如在《帝国大反击》那样,毕竟他高大魁梧得多,强悍威武得多,但受尤达(Yoda)训练的路克成功占了上风,达斯维达往后退避,失去平衡,摔下楼梯,而路克站在梯顶,準备发动攻击,但在这即将获胜的时刻,他不愿下手,以稚嫩的声音说:「我不跟你斗,父亲。」达斯维达以低沉可怕的声音说:「你不该放下戒心。」当他发现路克有妹妹,以坚决语气拿她当威胁:「欧比王不让我知道她的事,但他彻底失败了。你不愿走入黑暗面,也许她会愿意。」

这时路克踏入黑暗面,凭怒火砍掉父亲的右掌(堪称某种去势),达斯维达只能任儿子宰割。银河皇帝见状向路克说:「好极了。愤恨让你变得更厉害。现在,实现你的命运,取代你父亲的位置来服侍我。」然而路克不愿再陷下去,拒绝手刃父亲:「你失败了,陛下。我是个绝地武士,跟我父亲一样。」于是皇帝出手想杀掉路克,对他施以电击,路克无比痛苦,如同基督般求救:「父亲,救救我。」在最后一刻,达斯维达高高举起皇帝把他摔死,救了儿子一命,但自己也即将丧命。

以童话故事而言,这样很好。事实上,这样非常好,好得不得了。小说也写得很好:「这孩子很好,而且这孩子是脱胎自他——所以他一定也有善的一面。他再次对儿子微笑,首次爱着他。而且是这幺多年以来,首次爱着自己。」(我们爱别人的其中一个原因是他们帮助我们去爱自己。路克帮安纳金,韩索罗试着帮凯罗忍。)

这段对话不完全让人满意。卢卡斯了解神话,极富视觉创意,却大多不擅长营造情绪。他喜欢剪辑,但有时不喜欢与人共事(前传三部曲的剧本里充斥着机器人、机器人、机器人。机器人军团到处都是,不断上场)。哈里逊福特(Harrison Ford)对他说过一句很出名的话:「乔治,这台词写得出来,却讲不出口。」卢卡斯自认是个很糟的编剧,也曾说过:「我第一个承认我不擅长写对话……我不怎幺喜欢对话,这是一部分问题的所在。」哈里逊福特受访时说:「乔治不算非常懂得怎幺处理人所面对的处境——这还算是很客气的讲法。」

不过在最初三部曲的关键时刻,卢卡斯把这种人性处境传达得很好,很清楚自己在干嘛。在这部分,他没唬弄任何人。

卢卡斯参考许多东西。有关路克的旅程,他主要是参考坎伯的《千面英雄》,整个系列照坎伯说的走。不过关于父亲牺牲自己,否定整个人生,因而丧命,一切是为了救自己的儿子?这完全是卢卡斯的点子,非常原创。

更胜「我是你的父亲」。

相关书摘 ►全世界大概只有桑斯汀可以从《星际大战》谈到宪法解释理论
相关书评 ►为什幺要听哈佛教授聊「星际大战」?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原力思辨:哈佛法学教授用星际大战解析生命中重要的事》,先觉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凯斯・桑思汀(Cass R. Sunstein)
译者:林力敏

原力是否存在真实生活中?我们可以从《星际大战》学到什幺?在人心方面有何启发?媒体评论家公认「美国最危险的人」——凯斯.桑思汀,是当代美国重量级的法律学者、欧巴马最信任的智囊,但他同时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星战迷。他发现透过《星际大战》,你能够更透彻的了解自己,和这个世界!

本书首先探索我们对《星际大战》的癡迷热爱,探究这系列电影的不凡缘起,接着,桑思汀把《星际大战》摇身一变为宝贵的学科文本,检视它为社会、政治与道德层面所带来的影响,辨析它对宪法、历史、经济学,甚至人际牵繫的启示。书中也对于父子关係、个人选择的自由、民主是如何变成独裁、J.J.亚伯拉罕和乔治.卢卡斯谁会是较称职的大法官等既複杂又有趣的议题,提出崭新见解。

无论你是热爱星际大战,或是想要了解这个文化现象为何能引起不同世代之间的共鸣,都应该读这本轻鬆迷人的不凡杰作。

唯有牵绊能使你获得救赎,这是《星际大战》所传递最强大的讯息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