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保健养生 >不堪执法单位严厉取缔槟威运输业者请愿

不堪执法单位严厉取缔槟威运输业者请愿

不堪执法单位严厉取缔槟威运输业者请愿 运输罗里司机和业者向执法单位提呈诉求,和平请愿。

不堪执法单位严厉取缔,槟威逾50名罗里运输业者和平请愿。

这场和平请愿集会是在峇都加湾体育场停车场举行,出席者包括槟威建筑商及罗里车主公会总务蔡锦利、财政许金福、运输业者及罗里司机等,他们过后由人民党总秘书陈恩来、槟州秘书吴美锟陪同召开记者会,向执法单位提出两项诉求。


两项诉求为:1. 呼吁执法单位在运输“源头”严格把关,并允许提高车资,以制止恶性循环竞争;2. 希望执法者对业者网开一面,因业者如果没有能力偿还在有关法令下的最重罚款2万令吉,将面对牢狱之灾。

槟威建筑商及罗里车主公会公会财政许金福指出,因为车资太低,运输业都陷入恶性循环的竞争环境,为了生存才铤而走险的超载货物。

“陆路交通执法单位这两周严厉执法,严捉超载罗里,当局除了取缔车斗高出一倍的砂石运输罗里,也取缔在车斗搁一条6寸高木板的罗里。在过去,执法单位是允许业者在车斗上端搁木板的。”

要求提高车资

许金福举例,以10轮罗里来说,承载重量(包括车身重量13吨)是26吨的话,扣除车身重量仅能承载13吨;不过,若以6轮罗里计算,承载量(包括车身5吨)是16吨,扣除车身重量能承载11吨。


“若以每吨4令吉车资计算,依照条例来回趟次仅赚取44至52令吉,扣除司机费、燃油费和保养费,就没得赚了;业者和司机都希望能顾全个人和大众的安全,只要当局允许提高车资,同业大家合作,问题就迎刃而解。”

不堪执法单位严厉取缔槟威运输业者请愿 记者会。前排左起为K·瑟文、蔡锦利与吴美锟等;后左二为陈恩来。

业者:应全国统一罚款

业者K·瑟文说,罗里司机并非罪犯,只是在公路上讨生活,分分钟面对个人安全高风险,薪水也不高,如触犯条例将面对最高罚款2万令吉,而没有能力偿还,就要准备面对牢狱之灾。

“以前罚款300令吉,我们都摊还了;被提控上庭面对罚款1000或2000令吉,我们也设法摊还,否则入狱家庭就陷困。往往上庭时都不知道会面对罚款多少钱,没料到竟然是2万令吉,司机和业者都没有能力摊还。”

他希望法官能网开一面,给予犯错者机会改过,也希望当局在全马各州属统一罚款。

37吨罗里罚款2万

根据资料,有一辆承载量37吨的罗里,于去年11月12日在霹雳州瓜拉江沙运载55吨180公斤的油棕,超载量高达18吨180公斤(49.1%),触及2010年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法令第57(1)(b)(Vi)条文,并在同样条文第57(3)条文下下判,结果面对最高罚款2万令吉。

吴美锟促交通部理智执法

业者姚又豪提呈一份在面子书进行的民意调查报告予人民党槟州秘书吴美锟,该网页提供两项选择供网民投票,共338人投票,其中希望业者遵守交通规则,并提高车资的投票率达70%;认为超载的业者应接罚单者占30%。

吴美锟说,交通部应在砂石运输机制上,采取严格及理智的执法方式,不应该在繁忙的街道上出动两三辆执法车追逐包抄超载罗里,更不应该使用扬声器高喊“停下,不然开枪”类似兵捉贼的警告,因为这些不理智的举动,可能导致罗里司机恐慌而加速行驶,给公路使用者造成危机。

“执法组应在每个工地或沙石运送源头把关,而非任由超载罗里出现在闹市,再上演追逐的场面。”

吴美锟说,今天参与诉求集会的罗里业者都愿意配合交通规则避免超载,可是,基于有些同业不愿配合及超载削价,才出现不良竞争。

冀与交长对话

“今天与会者都希望交通部能以较宽容的计算法,来划一运输承载重量,以避免业者继续与执法组进行兵捉贼的游戏。”

他说,人民党也希望交通部长关注此问题,体会运输业的困境,在短期内安排与业者对话,一劳永逸地解决运输业的问题。

相关推荐